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嘉德動態
> 公司動態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2019-11-01

自別錢塘山水后,

不多飲酒懶吟詩。

欲將此意憑回棹,

報與西湖風月知。

白居易

《杭州回舫》

 

  杭州,曾是多少文人墨客心靈的原鄉,也是文脈相承的藝術勝地。10月30日,由中國嘉德主辦的“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JW萬豪酒店舉行,將中國嘉德2019秋季精品展的數件頂級臻品的原作供諸位專家賞鑒研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群賢畢至,吟賞煙霞。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嘉藝賞析會嘉賓合影

 

  賞析會特邀原浙江博物館館長、首席專家、研究館員陳浩,浙江博物館副館長、《宋畫全集》執行主編許洪流,原潘天壽紀念館館長盧炘,南京藝術學院教授、博導黃惇,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院長、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所長、博導張捷,藝術人文學院博導、《趙孟頫書畫全集》主編任道斌,藝術人文學院副院長、中國書畫鑒賞中心主任、博導吳敢,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常務副所長、博導盧勇,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副所長、博導林海鐘,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書法系副主任、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副所長戴家妙,中國古代書畫研究所理論研究部主任錢偉強,浙江大學出版社藝術總監、《宋畫全集》、《元畫全集》副主編李介一,中國嘉德藝術顧問、資深專家尹光華等專家學者與嘉德同仁展開賞析與研討,會議由中國嘉德副總裁兼書畫部總負責人郭彤女士與任道斌先生共同主持。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女士致歡迎辭

 

  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女士表示:兩年前嘉德在杭州做過“武林文脈賞析會”,兩年之后我們再次相會,初心不改,這個初心就是嘉德始終珍惜在文物藝術品承傳的過程中,可以為學術探討增添一些內容。通過學界、藏家、愛好者以及我們的努力去多做一些鑒賞研究工作。密藏民間的珍寶,與世人見面往往是短暫的一瞬間,之后也許又隱匿于茫茫天地間。比如這次秋拍中的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潘天壽的宏幅巨制《初晴》,這兩件相隔700余年的作品,都讓我們苦等了十多年,甚至幾十年。撫去歲月的塵封,此時我們特別期待聽到諸位專家的真知灼見,給我們更多的啟發,給市場帶來更多的信息。

 

研討會現場剪影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文脈發言集錦

趙孟頫 致郭右之二帖卷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趙孟頫 致郭右之二帖卷

手卷 水墨紙本

奉別帖:16.1×74.8 cm

應酬失宜帖:16.1×38.8 cm

后跋:20.5×98.3 cm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尹光華

中國嘉德藝術顧問、資深專家

  《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原作十幾年前在日本有幸一見,我覺得鑒定一件東西,先從書法入手當然非常重要。像信札之類的,里面直接披露的一些私密信息很可能就是你鑒定的重點、著眼點。這兩封信里面有很多這樣的重要信息,我試圖把它們找出來,整理出來,對比起來。我覺得好的鑒定,就是排除很多可能,確定一種可能,再在這種可能上拓寬你對它的認識和思考,找出更多來證實這一點,那才有可能做得比較符合邏輯。

  藍瑛中年時期的作品特別好。這幅《仿黃子久山水》更好的是有董其昌、陳繼儒、謝三賓和董元行等的題跋,更主要的是有三次楊文驄的題跋,可以幫助我們考證。值得大家關注的還有,藍瑛雖然仿黃公望很多,但走出了自己的一條路。董其昌把他作為浙派的代表人,是比較精確的,我們應該給藍瑛更高的評價。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黃 惇

南京藝術學院教授、博導

  趙孟頫在杭州活動的時間很長。今天一介紹,這個叫做“杭州文化圈”,相當于當年郭右之和趙孟頫等人一起開個主題會。所以很榮幸參與看了、聽了、學習了。郭右之是杭州文化圈尤其是藏家當中的重要人物。下面一件信札,應該寫于上面一件之前。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許洪流

浙江博物館副館長、

《宋畫全集》執行主編

  從趙孟頫的第一個信札里面,我覺得關于時間的信息大體為兩類:一類是比較明顯的時間信息,一類是隱性的時間信息,可以判斷是寫于至元28年。至于臺北故宮藏的兩封信,是同一天寫的。趙孟頫這時候肯定是仕途不順,所以他心里羨慕郭右之,一方面羨慕他為官,另一方面羨慕他自由自在。感慨之際,“贏得面皮皺折,筋骨衰敗”,這表達了他的心境。至元28年趙孟頫卷入了一場政治斗爭,受到連累,“欲辭無事”,在免職期間。他在6月時,從書信里面表現出來的是彷徨。但是到年底已經“涕淚橫集,形影相吊”。相應的也可以推斷第一個札寫于至元28年。從書風上,趙孟頫也有受米芾影響的作品,這一件他的字里面就有米芾的意味,因為趙孟頫青少年時期的書法風格變化非常大。這件作品的文學價值是非常高的。

  我覺得第二札最重要的意義在于解讀“此番應酬失宜,遂有遠役之憂”,“應酬失宜”我理解是郭右之送趙孟頫兩件東西,這個人情往來在外面產生了不好的影響,所以郭右之把這兩件東西退回來。趙孟頫也意識到當時收了郭右之這兩件東西有損他的清譽,所以“謹以歸還”。那么趙孟頫擔心的遠役有沒有發生?趙孟頫一生停職加上遠役確實有很多次,但是我們考察一下如果是因為受到誹謗,最后產生了遠役,好像我能夠查到的是只能發生在至元30年到31年之間,就是在山東做官的時候。在這個時間段里面趙孟頫的官職發生了一些變化,有過動蕩,被停過職。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戴家妙

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書法系副主任、

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副所長

  我對趙孟頫的這幅作品比較有興趣,因為這封信,史料價值很高,傳遞的信息量很大。兩封信的書風都是非典型性,尤其下面這個信有點像信書的味道,另當別論。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錢偉強

中國美術學院中國古代書畫研究所理論研究部主任

  關于趙孟頫這兩件信札的細節問題,第一件是寫于至元28年,應該沒有問題。第二封信札,我把它定在大德元年冬天。趙孟頫在杭州生活有兩個階段,一個是出仕之前有一段時間,另一個是山東辭官回來到大德二年入京為官。這封信里透露出了重要的信息,他說“即雖見爾辭之,尚未知得免否?若必遠行,將何以處之?”,說明朝廷下達命令讓他到那個遠的地方做官,但他辭過一次,究竟辭得成功還是不成功,還不確定。在他生活在杭州的兩個階段里面,只有第二次是有辭官的可能性。從書法上來講,我感覺第二件信札接近于大德以后他成熟期的書法。所以我覺得第二件手札時間可以定在大德元年的冬天。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任道斌

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博導、

《趙孟頫書畫全集》主編

  我贊同專家們的觀點,趙孟頫這件作品是非常好的。他的一生比較跌宕,他晚年的作品因為身體精力各方面衰退,不一定像身強力壯時寫得那么好。所以我們對他作品的認識,也是根據時間發展來看,還有就是跟他的心境有關系。

 

藍?瑛《仿黃子久山水》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藍?瑛 仿黃子久山水

手卷 設色紙本

引首:32×101 cm

畫:32×516 cm

跋:32×205 cm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張 捷

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院長、

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所長、博導

  藍瑛一直是被低估的畫家,他是武林派的創始人。畫史上有一些畫家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留下太多的文獻資料、生平史實,所以后人只能從他們留存于世的繪畫作品來洞察他的藝術軌跡。我還是把藍瑛歸到文人畫體系,他一生融合了南北兩種風貌。這一卷《仿黃子久山水》,可能畫于60歲之前。早期50歲以前,他基本上是臨寫古法為主。他一生追求蒼而潤之,就是又要秋風,又要蘊含春雨,這也是黃賓虹晚年追求的東西。這件作品應該是50歲到65歲之間中年之作,而且是5米多長的大作。他中年對黃公望是虛心有禮,又兼容沈周、文征明,而且由于他中年生活習性的改變,漫游南北,涉獵非常廣泛,所以他共融了南北,作品慢慢趨于蒼勁雄厚。我覺得這件東西可能是他的轉折點。到了65歲以后,藍瑛在技法上融會貫通,雄偉老辣,筆墨趨于含蓄雋永,色調濃厲。這幅《仿黃子久山水》畫秋景山水,危崖峭壁,落筆縱橫,實際上已經融化古法,等于說到了畫境之作。而且這張畫是送給他的高徒顧子粲的,又有明代這么多大家的跋,所以這件作品能收集到是很不容易的。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吳 敢

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副院長、

中國書畫鑒賞中心主任、博導

  《致郭右之二帖卷》在我們前年開趙孟頫研討會時也放過,我感覺這兩札從書寫的水平看,后一札更好。這一札跟趙孟頫大德初的《洛神》非常接近。我覺得大德初年是趙孟頫書法最巔峰的時候,特別瀟灑、嫵媚的時候,最具有王孫公子氣質的時候,就是大德前面的這幾年。我覺得這個時候,第二札,已經有這種特點流露出來。

  《仿黃子久山水》這件作品對研究藍瑛非常重要,從中可以看出他和當時畫壇重要人物的交往。這個作品,據我所知也是存世藍瑛作品兩個有跋的之一,另一個是天津的《溪山秋色圖》。這件作品對于研究藍瑛、對于浙江的收藏圈來說,都是重量級的作品。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林海鐘

中國美術學院中國古代書畫傳習研究所副所長、博導

  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我越看越好。我覺得他是中國美術史上的真正的天才。故宮有一件趙孟頫的千字文,里面也有這樣的風格。所以我覺得這張作品真的非常耐看、非常精彩,對筆墨的敏感、筆上的精微的東西真是無與倫比。而且他早年的這件作品,很有他的天性,反而到了后面可能會趨向某一種審美。這個紙應該也很好,像唐朝、宋朝的紙,墨色也是精美之極。

  藍瑛的這件作品,我覺得跟潘天壽先生的關系還是有的,就是浙派的觀點性。潘天壽先生的畫線條特別厚實、剛硬,又很渾厚。所以這件《初晴》,我覺得是潘老作品里面特別精彩的一幅,很渾厚,很濃郁,是非常棒的作品。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李介一

浙江大學出版社藝術總監、

《宋畫全集》、《元畫全集》 副主編

  我覺得首先要定義藍瑛是天才型畫家,因為他很年輕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用筆的方法,他仿誰都是他自己的東西。歷代很多大畫家都是這樣,陸儼少、潘天壽、齊白石,他們也是仿誰都是自己的一套,這就是天才型畫家。藍瑛的用筆用墨以及結構的方式,使他成為浙派殿軍或者說是武林派的始祖。藝術史的建立就在于這些大畫家,在于個性的強烈表達上形成了藝術史的脈絡。

  藍瑛的存世作品目前集中在故宮、上博、南京、浙江,但是藍瑛大部分都是大立軸,這也是浙派畫家的特點。藍瑛存世作品的構圖法高遠的多,深遠的極少,更顯得嘉德這件作品的珍貴性。他的手卷非常少,目前在國內外的大概不會超過五六件,我覺得唯一可以跟這件相提并論的是天津博物館的《溪山秋色圖》,而目前存在的有跋的就兩件,這件更晚,風格更強烈,所以這件是非常難得的作品。

 

潘天壽 初晴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潘天壽 初晴

鏡心 設色紙本

140.5×364.0 cm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盧 炘

原潘天壽紀念館館長

  潘天壽《初晴》完成于1958年12月,這張畫無論氣勢、構圖、用筆、色彩包括底款都是潘天壽最高創作高峰時的作品。它是潘天壽雁蕩大畫橫卷的奠基之作。因為畫的是家鄉,潘先生是帶著很深厚的感情去創作,而且他當時事業比較順利,創作情緒非常好,他做藝術科學院院士也是在這個時期。以后這種大畫不太可能會流出來了,所以無論哪一個收藏家放在哪一個館里面,它肯定是最好的作品。市場上潘天壽作品現在是節節上升,我期望這張畫能夠創潘天壽畫的紀錄。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陳 浩

原浙江博物館館長、首席專家、研究館員

  作為一個博物館人,今天其實是蠻有感觸的。剛才去看了嘉德精品展,對我來講這個展覽相當于是博物館大型的藏品展覽,那么多的好東西聚在一起,非常震撼,這些年來我對嘉德還是比較關注的,很多好的藝術品通過嘉德平臺轉到了各個藏家手里,可以感受到民間收藏的力量。民間收藏數量很龐大,中國許多珍貴文物流散在各地。嘉德做了非常好的事情,從商業流通中宣傳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浙江有一些很有實力的收藏家,我希望這次秋拍,浙江的藏家能夠把有關浙江的藝術品留下來,我覺得這是蠻有意義的。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嘉賓于潘天壽《初晴》前合影留念

 

群賢畢至,吟賞煙霞:“文脈——從趙孟頫到潘天壽”嘉藝賞析會在杭州舉行

山西福彩新时时彩